神秘的失眠(三)

摘要: 好的。

12-11 14:23 首页 万州慢生活

大柱


文 I 大柱

长达三个月的持续失眠,身体终于开始在回应我了。


我的身体总是这么后知后觉。


首先是嘴边长满了硕大的脓疮,接下来肛门外凸出一块东西,疼痛难忍,走路也变得吃力起来。


这一上一下的夹击让我不由慌乱。


大成说,该不是直肠癌吧,我舅舅就是这个病,你得赶快去看医生。


清晨六点,我在中心医院挂好号,早早等在肛肠科门口,心里想这下完了,我还不算老呢,怎么就得了直肠癌。我都快死了,也没有一个人陪我来医院,原来,人面临死亡的时候是这么孤独啊。那么,我还是不要做化疗吧,会掉头发会很丑的…想着想着,一个人坐在医院的长椅上哭了起来。


大夫长得像马云,笑眯眯地招呼我躺下、脱裤子、掰开…我拘谨地做完这连串动作,小心翼翼地问:“医生我是不是得了肿瘤?”

他冲我屁股“啪”一巴掌,力度温和甚至还带着爱意,嗔怪道:“哪是什么肿瘤,你这是外痔,啧啧啧,都肿这么大啦,变成长有三只蛋的小伙子啦,哈哈哈哈。”我裸露着屁股,懵在床上,这一点也不好笑。


我强调说这不对,这一定不是痔疮那么简单,我说医生你得好好给我检查,我一定是得了什么怪病,你看我这脸不像脸,屁股也不像屁股的,医生我求你了。


马云拗不过我的请求,之后又查了血,一切正常。


我看见他胸有成竹地在病历上写下:痔疮。我拎着外用内服的一大堆药,狼狈不堪地离开医院。


脸上很多疮,胯下三只蛋,人生真艰难。


一个又一个的深夜,我端坐在沙发上,期待黑衣老人突然现身,想象他甚至可以坐下来,和我聊点什么。我不喜欢他总在我迷糊之中来到床前,伫立着,看着我,一声不吭。


有一天晚上我听见大成的房间里传来咣当一声,我慌忙跑进去看,原来是ipad掉在地上。大概是他在睡梦中挥动手臂,将ipad碰落下去。然而,大成像什么都不曾发生似的安然入睡。


我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凝视他的睡脸。一只脚以奇妙的角度从被子一侧伸出来。让人以为那是别人的脚。嘴巴半张着,脸庞失去张力,且倦容历历。生活磨蚀了他。那张脸虽然英俊,但心事重重。


我们已经在一起生活八、九年了。我们是室友,也是兄弟,甚至是家人。


这张英俊的脸,在酒后会变得让我不认识,肌肉扭曲,盛怒。他会弄伤自己也会弄伤我,像一头失控的野兽。他一定有很多自己都无法觉察的伤痛,那是原生家庭带来的伤痛吗?看着熟睡的他,我在心里一遍遍地这么搜寻答案。


大成你看我自身难保,你应该去过你自己更好的生活,娶妻生子,像别人那样。


大成我得想办法把自己好好整理整理,我这样彻夜不眠,我的身体已经在出现问题。如果医院仍然什么病也查不出来,我会不会被送去疯人院?我会不会什么都记不起来?我会不会连你也忘了?你看,我该如何是好呢。


我正在赶往四川的某一个小镇,据说那里住着一位神秘的高人老师,她可以帮助我从这种混沌状态里解脱出来。


我坐在高铁上,沿路的风景飞速地往后倒退,这列车,像是要驶回昨天去。


高人老师是一位女士,见到她稍微有点失望,和我心目中想象的仙风道骨形象有所出入。只是一位中年女士而已,穿着宽松的棉布长裙,圆圆的脸庞,圆圆的眼睛,圆圆的下巴,连笑容也是圆圆的。她和她的丈夫,以及几个女弟子住在独栋小楼里。


我风尘仆仆地抵达,我原本有很多苦要诉说,我要告诉她我已经持续失眠了很久,一 个来路不明的黑衣老人总深夜出现在我的床边,注视我。发生这一切,和我一起生活了八、九年的室友竟一无所知。我原本很享受这些多出来的时间,我深夜独自坐在沙发上自斟自饮,甚至暗暗窃喜我的生活因此而扩大。但是,我的身体现在开始出现问题,要是不能治好失眠,我估计我会死的。


这些话我一句也说出口。仿佛有一种神秘力量在阻止着我,见到老师那一刻,我的嘴被锁上了一样,什么也表达不出来。


老师圆圆地笑着,她只是一位身材圆圆的中年妇女。她说:“知道你要来啦,来,今晚睡前把这只香给点上,就点在你酒店的房间里,其他事明天再说好吗?”


好的。


我坐了几小时高铁又换乘了二十站地铁然后再乘了一小时汽车,我风尘仆仆地抵达这个僻静优美的小镇,在河边寻到这栋独栋小楼,小楼里的老师只让我说了两个字:好的。


我一丝不挂扫兴地躺在酒店床上,写字台上点着老师给我的那支香,细小的烟雾袅袅飘散,若有若无的香味蔓延在房间里将我包围。


老师她是一位巫婆吗?她的丈夫一表人材,带着一丝痞气,多么神秘的一对夫妻啊……


此刻我仿佛住在乡下老家的房子里,年迈的老母亲在灯下缝缝补补。夜那么深那么静,群山都睁大了眼睛,庇佑着山野里的这间小,我在小屋里安全地,徐徐睡去……



(未完待续……)


(写这个失眠系列,越写越偏离,越写越没有清晰的脉络,我不知道我的文字在被什么力量所引导,只能发生到哪写到哪,权且当它是一部连载小说吧,谢谢你们,晚安啊。)


万州慢生活

欢迎关注

愿你醒来在鸟语花香的清晨,而不是四下无人的夜。



首页 - 万州慢生活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