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英的房子

摘要: 我和我的朋友们讲起启英的故事,他们几乎不相信这是发生在当前的事实。以为是一个年代久远的故事而已。

01-13 05:24 首页 万州慢生活

01.

(启英是我乡下老家的邻居。我和我的朋友们讲起启英的故事,他们几乎不相信这是发生在当前的事实。以为这是一个年代久远的故事)。


启英的房子年久失修,那还是公婆留给她的容身之所。全村的人都走光了,她和她的丈夫还住在那里。


原本那还是一个小小院子,住着四家人。其余三家人死的死走的走,只有启英俩口子留了下来。


夫妻俩既还没有死,也没有地方可以走。


时间久了,空出来那三家人的房子都相继垮塌。只留下启英的房子滑稽地伫立在原地。


两间土屋而已。


灶屋里腾出一块地方拴着她的牛,积满牛粪。她和她的丈夫就在牛粪边吃饭。


牛栓在灶屋比较安全,不会被偷。她以前的那条牛栓在柴房就被偷了。


牛是启英唯一的财产。她小心地看管着自己的财产。


启英的老屋

02.

启英长得不好看,可以说很丑。眼睛细小,宽脸大嘴,满口虫牙。说话瓮声瓮气。她不能用鼻子出气,呼吸靠嘴,所以那大嘴即便不说话也张开着,一张一合像一只鱼。她的鼻子有问题,里面长着什么东西,鼻梁几乎没有,就留下巨大的鼻头和鼻翼,堆在脸的正中央。


启英笨,也不能干,饭量还大。她和她的丈夫用泡菜坛盖子吃饭。如果有肉吃,那肉堪比一张手帕,从坛子盖的这边覆盖到那边。


全村人都嘲笑她。


她并不介意,只要吃饱了饭,一般都是张着大嘴乐呵呵的。除非她的丈夫打她了才哭。启英的公公没死那些年,也会打她。


每次挨打,都会哭一哭。


启英的哭泣不感动人。不属于那种命运不公的伤心流泪,就纯粹是因为被打疼了。


现在,启英已经很多年不挨打了。她丈夫的酒瘾症导致他身体极度虚弱,走路摇摇晃晃,没有多余的力气可以像以前那样随时来打一打。即便打也使不上劲。没打疼,启英是不会哭的。


启英成天乐呵呵的。她真会熬啊。


熬死了打她的公公,熬死了村里嘲笑欺负她的那些村妇,眼看,打她的丈夫也快被熬死了。


启英活久见。


启英的牛

03.

可最近启英有心事。愁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政府的精准扶贫政策恩泽到她家。说是启英那房子成了危房必须改建。


新农村哪还有这种房子。管事的干部说。


建砖房。建三间。扶贫人员们这么皇恩浩荡地给启英规划。


政府补贴一半启英自己出一半。预算下来启英得自己出资二万五。


启英没钱。二万五是一笔巨款。


可是启英想住新房子。国家政策嫩个(这么)好,这回修不成可能我这一辈子就修不成哒嘛。她说。


那么傻那么丑的一个乡下妇人,也想住新房子。


她原来并不喜欢和她的牛住在一起。


我把启英的烦恼发在朋友圈里,心里想帮她凑点钱,又不好意思开口。


但最终二万五还是解决好了。细节略过。


两个月后,启英住进了新房子。


当我把一些资助送给她的时候,她拉着我的手,哭了。小眼睛里流淌着泪水,鼻子里发出呜呜声,大嘴张合几下,挤出一句,那,劳慰你了啊(麻烦你了)。我才发现,傻女人启英,已经这么老了。


我说,我又没打你,你哭什么哭。


她像孩子一样破涕为笑。望着她的笑容,我赶快转过身去,大步离开。


这一次,我却差一点哭了,鼻子酸酸的。


希望启英在她的新房子里,多活些年头。





启英的新房子

文I大柱




首页 - 万州慢生活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