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尾洋之专访(三):富野由悠季的洗礼

摘要: 寺尾洋之讲述小圆剧场版的工作经历和与富野由悠季的故事。

12-13 15:54 首页 AniTama

图片来源:Anitama


【受访嘉宾资料】

寺尾洋之(Terao Hiroyuki)


动画师、设计师、插画师。经过Live工作室后目前为自由身。主要的工作有《剧场版魔法少女小圆》系列(2011-2013年)副监督、《强袭魔女》系列(2008年-2015年)机械设计·机械总作画监督。近年来在专业学校及舞台活动中开设讲座。其他主要参加作品有《麟光之翼》《机动战士敢达UC》《敢达 Reconguista in G》《在这个世界的角落》等等。目前正在准备设立吉他音箱原创品牌《STERRAtoneS》。


采访日期:2017年4月7日
采访地点:西武咖啡会议室


——谈《小圆》剧场版之前,我们先问您一个基础的问题,剧场版里,副监督这个职位主要干些什么工作?


寺尾 当时的SHAFT过去曾经制作的剧场版只有2011年的《魔法老师涅吉》这一次经验。所以我接到的工作首先是构筑制作现场的工作流程。而由于时间和人才都有限,所以必须针对每场戏的镜头去找风格合适的动画师,然后参加所有的作画会议。我觉得我必须花费时间,把印象传达给动画师,尽量不要在其中产生损耗,又要保留热情,这是我当时的工作方式。而且由于很多人都是冲着《小圆》这部作品来的,他们的创作热情非常高涨,我也希望能够珍惜他们的热情。


——这么说来您对于作品的判断权其实还不小?


寺尾 我确实有希望活用这个状况来进行实验的意识。实际上在担任副监督的时间点,我都没看剧本。我选择直接看分镜,然后把拍脑袋想到的内容给塞进去的方式。这是因为我想尝试一下,依靠直觉的灵光一现来逐步构筑影像,究竟能做成怎样效果的作品。单是看分镜和状况的话,观看作品的观众一定会被卷入炫目的影像旋涡,那么在导演一方的自己是不是也得试试用这种视角去面对作品会产生怎样的效果。实际上,包括每一位动画师的创作热情在内,每一个瞬间所独有的热量和现场感之类的东西有成功被投入到作品之中。


——那您之后看到成品影像,感觉效果如何?


寺尾 我之所以会采取这样一种做法,其中一个理由就是因为我有很强烈的不能让作画输给剧团犬咖喱(剧団イヌカレー,是由原GAINAX所属的动画师2白犬“白石亚由美”与原TANTO所属的上色操作员泥犬“穴井洋辅”,两人所组成的日本动画制作团体)的视觉效果的意识。TV版《小圆》中,我一直觉得动画师的创作输给了剧团犬咖喱的视效,心里一直有一个疙瘩。所以我心里有个想法,感觉就好像《奥特曼》里不是靠奥特曼,而是靠科学特搜队来打倒怪兽那样由动画师来展开反击,那就痛快了(笑)。实际上,当时的制作现场的作画是被当做素材,要等到犬咖喱的东西交上来后才根据他们的视效来决定作画的使用方法,这样一种居于人后的空气。所以我在和动画师的作画会议时承诺绝对不会让他们画的东西被白白剪掉,希望他们尽情画,尽情搞事。从结果来说,我们在剧场版里成功显示了《小圆》不仅仅有犬咖喱。


——继《魔法少女小圆》《强袭魔女》之后的您的工作就是富野监督的《敢达 Reconguista in G》(以下简称G-reco)。您参与《G-reco》的感想如何?


寺尾 《小圆》完结后我正累得不行的时候,忽然听说我非常喜欢的富野监督要做新作,自然是欢天喜地地跑去参加。其中也含有一点给自己做复健的意思。SHAFT作品中的作画对于动画师其实算是比较轻松的。作品中更加重视奇诡的表现,所以完全可以让每个镜头的演技不延续,只用画着方便的画就好。所以我就觉得我这要习惯了的话,以后可能会回不去传统的动画制作,之后可就糟了。这时候正好接到了《G-reco》的活。当然了,富野监督的分镜不是想画就能画的,这与其说是复健,其实却成了非常繁重的工作(笑)。但我能参加真是非常幸运。


——您说不是想画就能画具体怎么解?


寺尾 首先,我直接按他分镜画构图的话,会被打回重画。必须要根据自己特有的视点对分镜进行重新构筑。富野监督对于动画师的要求,实际上比起画的好坏来,其实更多地放在这种附加价值的部分之上。如果动画师没有好好咀嚼分镜,没有充实丰富戏码和角色演技的话,他是不会接受的。他是一个觉得集体制作的意义,在于动画师经过自身解释将他所不具有的点子追加到作品之中的人。


——也就是和您最初提到的集体制作的魅力相重合的思路。


寺尾 是的。所以说我果然还是受到富野监督非常强的影响。富野监督经常喜欢说“想做动画就别看动画”。而我因为喜欢音乐,比起看影像来,其实是听音乐时我更容易涌现出影像的灵感。音乐中的旋律固然有此效果,歌词往往是断续的语句的罗列,这其中存在着“行间”,能够让我感受到某种意味。然后歌词之上再加上旋律和音效……这样更加能够唤起影像的想象。特别是影像本就是综合性艺术,我觉得这样吸收不同文化,逐步扩张表现的做法是很重要的。我想富野监督的想法应该也是比较接近的吧。


——现在您还与富野监督有直接交流的机会吗?


寺尾 毕竟我们都在日升有桌子,所以在工作室内遇到的时候就有和他稍微交谈的机会。不久之前还和他聊了片渊须直监督的《在这世界的角落》(2016年)。这是因为我参加《在这世界的角落》是源于制作组在找能画战舰的动画师。所以我在片中画了战舰大和的舰桥的特写等镜头。然后我前几天看到片渊监督和富野监督的对谈公开(https://ddnavi.com/news/358610/a/),富野监督说片中他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个镜头(笑)。我当时看到文章是在日升社内,结果回家时正好富野监督来了,我就上去说“那个其实是我画的。”富野监督就微笑着说“哎呀,这样啊,水平很高啊”。让我当时感到非常高兴。


(未完待续)



首页 - AniTama 的更多文章: